那个一个夏天的午后,笔者还是一个小孩子,坐在广场活动中心的角落里,看着大人们聚在一起,乱哄哄跳着广场舞。

那时候只是觉得大人们不仅对音乐毫无品味,仿佛没有察觉自己舞动的身体缺乏美感。直到从广场上传来了“go go go,ale ale ale”的声音,那是我平生里第一次听关于“世界杯”的歌曲,这种来自异域,火热而且简单的旋律在很短的时间里征服了我,后来才知道那是98年世界杯的主题曲《生命之杯》。

一晃而过就是很多年,当年那个钟摆过人的大罗已经很久不踢球了,贝利、马拉多纳也只是摇旗呐喊,唯独有一样东西没有变,那就是世界杯音乐的传承。那是We Will Rock You经典的旋律,是夏奇拉《哇卡哇卡》的热情舞姿,是《生命之杯》里年轻人欢愉的呼喊,是《we are champion》旋律中,许多落寞地望着胜利奖杯的身影。

这个夏天,梅西和C罗的世界杯时代已然落幕,遗憾和现代主义的悲剧使人津津乐道,之后的未来就是新一批年轻人的未来了。

飞翔在潘帕斯高原上的雄鹰巡视四周,略微有些疲态,落在悬崖上休息,依然是王者的姿势。

说起阿根廷音乐,不得不提起著名的阿根廷探戈,这种诞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舞蹈音乐形式已然成为阿根廷热情与浪漫的象征。著名的阿根廷探戈歌王卡洛斯·加德尔就是阿根廷音乐的掌上明珠,被阿根廷人民视若珍宝。他的《回来》、《我喝酒,你也得喝》、《痛苦》、《下坡路》,依旧在阿根廷的大街小巷之中传唱。

说起这位伟大诗人最著名的作品,就是那首著名的探戈舞曲《一步之遥》Por Una Cabeza。在电影《闻香识女人》中,一曲《一步之遥》不知掀起了多少人对探戈的向往。探戈女郎身姿曼妙,阿尔·帕西诺的表演丝丝入扣,随音乐渐入佳境,是《一步之遥》里的无穷柔情和伤感。

这首歌最适合送给阿根廷的英雄,里奥·梅西。一次次与巅峰的奖杯擦肩而过,一次次以一己之力扛起阿根廷国家队的大旗。14年巴西夜晚,梅西望着仅仅一步之遥的大力神杯,灵魂已然起舞。

德国人没能在俄罗斯的土地上笑道最后,倒在了十六强之外。平心而论,一味追求传控的德国队,像极了四年前的西班牙,没有很强的冲击力和速度,整体上好像很完美,但是缺少天才的发挥。

但是德国从来不缺乏天才,德国的音乐也是如此。百年来,德国诞生了一代代影响世界的音乐家巴赫、贝多芬、舒伯特、舒曼、勃拉姆斯……欧罗巴大地上绵延无数年的积累造就了德国这个国家本身的性格,历史又赋予了这些性格不同的解读。

德国国家队就像他们的音乐传统一样,从来都不缺乏富有艺术气息的大师,百步穿杨的厄齐尔,稳重的克罗斯……百年德国兴衰变迁,不变的是追求极致的传承。

对于球迷来说,这个时代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诞生了C罗和梅西两位绝代双骄,同一时代有两位交相辉映的球王,堪称幸运。越来越成熟的C罗一人撑起了葡萄牙国家队,让这只在欧洲属于次一级的球队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谈起葡萄牙音乐,就要谈谈有着一百五十多年历史的葡萄牙发朵。这种脱胎于舞曲的民谣音乐形式饱含歌者最深沉的灵魂,虽然没有西班牙弗拉明戈欢快中的忧郁,却有一种声音自带的命运的永恒。

发朵的音乐形式多是女声,但是真正唱出沧桑味道的并不多,最为人称道的是葡萄牙发朵最著名的女歌手Mariza,她的声音成熟而且富有磁性,在极具技巧的唱功之中,将发朵的魅力娓娓道道。葡萄牙音乐千转百折,又有着伊比利亚半岛的异域风情,入耳舒适而梦幻。

世界杯还没有结束,其实各个国家都有值得深挖的音乐世界,爱上一只球队,不如再爱上他的音乐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