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家一系列“双创”政策的推动下,我国众创空间呈现出快速发展的态势,涌现出车库咖啡、创新工场、创客空间、天使汇等各具特色创新创业服务机构。截至2016年9月,全国已有众创空间3155家,呈现出以下发展特点:

1、区域特征明显。我国众创空间发展与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和科教资源分布紧密相关,呈现出以“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为龙头,以“宁杭苏汉蓉”等城市为重点,以科技、产业基础较好的城市为基础的阶梯式分布。目前,从空间密度看,上海市众创空间分布密度最高,北京市密度位居全国第二,江苏、山东、浙江、广东、福建等沿海经济发达省市众创空间面积密度也位居前列。其中,长三角、京津冀和珠三角地区成为我国众创空间建设的主要区域,由于三地产业基础、政策倾斜和其他要素禀赋不一致,也使其众创空间发展模式各不相同。长三角地区作为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依托于其大量科技资源与雄厚经济基础、发达的商品经济以及成熟的金融体系,投融资服务成为长三角众创空间的服务优势。京津冀地区得益于其大量优质的教育资源与区位优势,创业培训服务已成为京津冀众创空间的发展特色。珠三角地区众创空间则非常重视入驻团队的知识获取与项目辅导,帮助其获取创业知识,沙龙活动已成为珠三角地区众创空间服务的亮点。

2、运营主体多样。自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后,我国的众创空间发展迈入新阶段,行业领军企业、创业投资机构、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的主力军作用进一步发挥,众创空间运营主体从原先的政府、企业迅速扩展至高校、地产商、天使投资人、成功企业家、平台型大企业、创业投资机构等社会力量。各类运营主体践行不同运营理念,通过灵活、创新的服务形态,汇聚多方资源,实现多赢的目标,起到提高初创企业成功率、创造就业机会、培养高端人才、促进地区经济发展等作用。其中,以政府为运营主体的众创空间主要打造服务于地方经济、树立地方产业品牌的公益性组织;以企业为运营主体的众创空间主要为实现企业内部的创新创业以及与产业链上下游的创业者优势互补,协同发展;以高校为运营主体的众创空间主要为高校科研成果转化提高成功率,实现技术成果的市场化和商品化;以创投机构和中介机构为运营主体的众创空间运营重点在于帮助机构拓展业务渠道和拓展项目来源;以地产商为运营主体的众创空间则通过建设众创空间来处置闲置的物业,提高物业运营效率。

3、运营模式多元。随着国家“双创”工作的不断推进,众创空间的创新创业服务核心价值开始逐步凸显,产生了不少创新创业的新模式、新机制、新服务、新文化,集聚融合各种创新创业要素,营造了良好的创新创业氛围。目前,国内众创空间可根据业态和商业模式分为产业服务型、联合办公型和创业社区型。产业服务型众创空间以为X-lab、创新工场、36氪、车库咖啡等为代表,包括投资驱动型、培训辅导型、活动聚合型、媒体推广型等,主要针对创业企业的成长需求,采取多样化的方法孵化和培育企业,通过提供创业服务来获取利润,其核心业务为孵化企业,为企业提供创业指导、培训、投融资、技术对接等服务,增加创业成功率,并通过股权投资回报获得收益。联合办公型众创空间以WeWork、SOHO3Q、优客工场等为代表,通过共享公共空间和设施,实现办公空间的租用时段分散化,在降低创业者办公成本的同时,营造能够与不同团队或个人进行互动的工作社区,其核心业务在于通过场地租金实现盈利。创业社区型众创空间以创想家社区为代表,围绕创业者学习、创业、居住、社交、消费等需求,通过完整的社区功能配置,提供一体化的创业和生活服务,其侧重点在于营造集成化的创业生态,以社区服务的收入来弥补创业投资短期回报的缺乏,让创业、生产、生活和消费形成营收平衡的闭环。

国内的众创空间建设伴随着“双创”浪潮进入繁荣期,各地诞生了一大批各种性质和主题的众创空间,但随着去年下半年以来创投环境趋冷,众创孵化空间地库、孔雀机构、MadSpace先后倒闭,而上海、杭州以及二三线城市部分众创空间也陆续停止营业,众创空间自身运营的问题逐渐暴露,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盈利模式不清晰。众创空间在国内兴起时间较短,在盈利模式上尚处于不断探索阶段,目前收入主要包括政府资助和工位租金、创新创业和配套服务费、股权投资等。与传统孵化器相比,众创空间低成本的特点决定其核心价值不在于办公场地的提供,其工位租金收入相对较低,且入驻的创业团队和企业一般处于创业前期,容易出现资金问题,难以为众创空间提供稳定可观的租金收入;创新创业和配套服务费则主要包括会员费、课程辅导培训费、广告与活动策划费等,服务费用收入与众创空间掌握的创业资源质量和活动组织水平密切相关,只有少部分优质众创空间具备持续收取服务费用的能力;股权投资具体包括直接投资、与风投合投、用物业使用权或产权来置换创业者股权等,但股权变现难度大、回款周期长,难以成为众创空间的稳定收入来源。目前,我国多数众创空间盈利模式单一,主要依靠政府资助和工位租金为主,处于入不敷出阶段,在政策扶持期勉强维持生存,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风险。

2、优势特色不明显。众创空间的核心在于提供全要素、专业化的创业服务,yobo体育app登陆打造开放式的创业生态系统。近年来众创空间行业的快速发展,开始出现泡沫化倾向,众创空间数量增长迅速,但水平参差不齐,不少众创空间发展模式雷同,未能充分体现核心优势特色,为今后的可持续发展留下了隐患。产业服务型众创空间因服务形式多样,目前已涌现出3W咖啡、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飞马旅、柴火空间等特色明显的众创空间,但大多数众创空间仍缺乏宏观布局思路,处于抄袭和模仿阶段,提供创业服务的专业水平和质量亟待提升。联合办公型及创业社区型众创空间大肆“跑马圈地”抢占发展先机,在老旧厂房、闲置楼宇改造方面进展迅速,但工作重点仍聚焦硬件,在创业氛围的营造及创业资源的整合方面仍存在较大不足,且联合办公型及创业社区型众创空间目前主要集中在北京、深圳、上海等创业活动频繁、创客聚集度高的地区与城市,未形成跨区域的连锁品牌,规模效应尚未显现。

3、产业结合不紧密。建设众创空间的最终目标在于培育新的产业业态和经济增长点,其发展模式和定位应充分结合所在城市和地区的产业基础及要素禀赋,特别是产业布局与规划。多数众创空间建设时注重运营模式的选择而忽略产业领域的选择,导致不能契合各地产业发展的战略定位,加剧了同质化竞争。目前,国内众创空间主要聚焦互联网、教育、医疗、智能硬件、金融、文化创意等轻资产领域,与地方战略性新兴产业对接深度不够,缺乏面向地方主导产业垂直化细分领域的专业众创空间,总体上对当地优势产业的促进作用不明显。部分地区众创空间专业化能力不足,没有明确的产业定位,主要提供工位、网络、会议室,缺少公共实验室、科研设备,导致入驻项目以电商服务型项目为主,呈现出简单集中而非思维聚合的特点,难以提升创业团队的创新裂变能力,无法吸引从事高成长性研发的团队入驻。

早在2014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致开幕辞时,提出要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 浪潮,形成“人人创新”、“万众创新”的新局面。

2015年1月4日,李总理探访深圳柴火创客空间,称赞年轻创客们充分对接市场需求,创客创意无限。创客运动受到政府的支持和鼓励,让“创客”和“创客空间”们倍受鼓舞。为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客被寄予厚望。

1月28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支持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政策措施,第一次提到“众创空间”。2月,科技部发文,指出以构建“众创空间”为载体,有效整合资源,集成落实政策,打造新常态下经济发展新引擎。3月5日,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再次反复提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且将其提升到中国经济转型和保增长的“双引擎”之一的高度,显示出政府对创业创新的重视,以及创业创新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意义。

3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众创空间”纲领性文件——《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此举为国家层面首次部署“众创空间”平台,支持大众创新创业。《意见》提出目标到2020年,形成一批有效满足大众创新创业需求、具有较强专业化服务能力,同时又具备低成本、便利化、开放式等特点的众创空间等新型创业服务平台。

“众创空间”是科技部在调研北京、深圳等地的创客空间、孵化器基地等创业服务机构的基础上,总结各地为创业者服务的经验之后提炼出来的一个新词。

根据国务院《意见》中的定义,众创空间是顺应网络时代创新创业特点和需求,通过市场化机制、专业化服务和资本化途径构建的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新型创业服务平台的统称。这类平台,为创业者提供了工作空间、网络空间、社交空间和资源共享空间。

显然,“众创空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物理概念,也不能把它与现有的任何一种具体形式划等号。科技部也一再强调,众创空间绝不是大兴土木的房地产建设,而是在各类新型孵化器的基础上,打造一个开放式的创业生态系统。

投中研究院认为,众创空间的概念外延与孵化器略有重叠,但应比后者范围更大(见图1),此外,它还应包括创客空间(见下文第2章)、创业咖啡等新型孵化器模式。一方面,众创空间包括那些比传统意义上的孵化器门槛更低、更方便为草根创业者提供成长和服务的平台;另一方面,众创空间不但是创业者理想的工作空间、网络空间、社交空间和资源共享空间,还是一个能够为他们提供创业培训、投融资对接、商业模式构建、团队融合、政策申请、工商注册、法律财务、媒体资讯等全方位创业服务的生态体系。

基于国务院《意见》对众创空间的定义,投中研究院结合调研,认为众创空间应当至少具备以下几个特点:

一、开放与低成本:面向所有公众群体开放,采取部分服务免费、部分收费,或者会员服务的制度,为创业者提供相对较低成本的成长环境。

二、协同与互助:通过的沙龙、训练营、培训、大赛等活动促进创业者之间的交流和圈子的建立,共同的办公环境能够促进创业者之间的互帮互助、相互启发、资源共享,达到协同进步的目的,通过“聚合”产生“聚变”的效应。

三、结合:团队与人才结合,创新与创业结合,线上与线下结合,孵化与投资结合。

四、便利化:通过提供场地、举办活动,能够方便创业者进行产品展示、观点分享和项目路演等。此外,还能向初创企业提供其在萌芽期和成长期的便利,比如金融服务、工商注册、法律法务、补贴政策申请等,帮助其健康而快速地成长。

众创空间的核心价值不在于办公场地的提供,而是在于其提供的辅助创业创新的服务。各种形式的众创空间都在通过各自的方式,向创业者提供各种类别、不同程度的基础服务。这些基础服务包括但不限于:培训辅导、融资对接、活动沙龙、财务法务顾问等等。此外,个别创业服务机构还自己设立天使或早期基金,有些能帮助初创企业进行鼓励、补贴的政策申请,有些还通过与第三方合作的方式提供工位注册的工商服务等。

众创空间作为创业创新服务的平台在全国的推广,将使得“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

创客空间源自国外。“创客”二字,翻译于英文单词“maker”,指不以盈利为目标,致力于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创客空间在国外也有很多叫法:makerspace、hackerspace、hackspace、hacklab、creative space等等。它是一种全新的组织形式和服务平台,通过向创客提供开放的物理空间和原型加工设备,以及组织相关的聚会和工作坊,从而促进知识分享,跨界协作以及创意的实现以至产品化。全球知名的创客空间有诸如c-base e.V.、Metalab、TechShop、Fab Lab等等。经过多年的发展,国内外已经把创客空间这个模式推到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历史阶段,并对科技创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此后,创客的概念被引入中国,也逐渐诞生了类似的场所。国内第一个创客空间是2010年诞生于上海的新车间,类似的还有北京创客空间、深圳柴火空间、杭州洋葱胶囊等等。

此外,还有两个名字不得不提,它们的模式近来也经常被国内的地产商们挂在嘴边,它们就是Regus和WeWork。

Regus是全球领先的工作场所创新解决方案供应商,该公司成立于1989年,总部位于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Regus的服务宗旨是,支持其客户的任何工作场所需要,使他们能够在工作的地方,以他们最有效的方式,尽可能持久地享受工作。目前,Regus已经在全球五大洲的900座城市开设了3,000家商务中心。2014年Regus营业收入增加15.8%,达到了16.76亿英镑,净利润增加27%,达到了1.04亿英镑。

Regus的产品主要包括商务办公室、商务会议室、商务贵宾室、虚拟办公室、视频通信、商务环球、灾难恢复等七类。面向的客户包括新建企业、在家经营企业、中小企业和国际企业等各类企业。

WeWork是一家位于美国、主打办公场地租赁服务的房地产公司。2014年,实现年营业收入1.5亿美元,利润率近30%。去年12月,WeWork宣布完成一笔3.55亿美元的融资,公司由此估值高达50亿美元。它的盈利点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通过写字楼“整批零租”获取差价,以会员费及配套服务形式收费,二是通过周边地价的溢价、对种子公司投资等隐形回报获利。

WeWork激增的会员数量,连接线上线下硬实力资源的能力,显示出资本对该商业模式的充分看好,让这家公司的风头一时无两,也在中国掀起一阵模仿的风潮,潘石屹、毛大庆等地产大亨分别以SOHO 3Q、UrWork开始效仿。

北京市依托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高新区、科技企业孵化器、高校和科研院所等丰富的科技创新创业资源,成为我国众创空间发展最快的城市。

2015年3月23日,北京市科委对首批“北京市众创空间”中的11家进行了授牌,同时授予中关村创业大街“北京市众创空间集聚区”的称号。这11家创业服务机构分别为:北京创客空间、创客总部、东方嘉诚、科技寺、融创空间、极地国际创新中心、京西创业公社、DRC创億梦工厂、北大创业孵化营、乐邦乐成、清华x-lab。

5月4日,北京市科委再次对14家创业服务机构授予“北京市众创空间”的称号,分别是36氪、亚杰汇、Binggo咖啡、3W咖啡、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IC咖啡、创业家、车库咖啡、天使汇、飞马旅、联想之星、硬创邦、虫洞之家、因果树。这使得目前“北京市众创空间”的数量达到25家。

5月7日,北京众创空间联盟成立。标志着在北京市科委的指导下,北京地区搭建起了众创空间资源共享平台和行业自律组织。首届成员大会同期召开,与会成员来自近60家创业服务机构,汇集了众多在行业内具有代表性、影响力、先进理念的人物,将进一步促进推动北京地区创新创业模式新颖、理念超前的众创空间的发展。

除北京以外,在上海、深圳、杭州、南京、武汉、苏州、成都等创新创业氛围较为活跃的地区,也都逐渐涌现了一大批各具特色的众创空间。比如上海的新车间,深圳的柴火创客空间,杭州的洋葱胶囊,南京创客空间等等。

前面提到,众创空间是新型创业服务平台的统称,现有的孵化器、创客空间是目前众创空间主要的两种业态。

从孵化器的视角来看,目前我国科技孵化器在大众创新创业方面有很好的基础。据国家科技部公开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数量超过1600家,在孵企业8万余家,仅就北京市而言,各类孵化机构超过150家,国家级孵化机构50家,入驻企业超过9000家。中关村创业大街目前共入孵400多个孵创业团队,获得融资的团队超过150个。

从另一种主流业态——创客空间的视角来看,中国创客还处于发育期,数量规模都较小。据公开数据显示,全球的创客空间已达数千家,而国内只有70余家。

投中研究院根据调研,从业务模式和形态角度来看,认为目前我国现存的众创空间主要存在以下几种模式:

以活动交流为主,定期举办想法或项目的发布、展示、路演等创业活动聚合。例如:北京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深圳柴火空间、杭州洋葱胶囊等。

旨在利用大学的教育资源和校友资源,以理论结合实际的培训体系为依托,是大学创新创业实践平台。例如:清华x-lab、北大创业孵化营、亚杰会等。

由面向创业企业的媒体创办,利用媒体宣传的优势为企业提供线上线下相结合,包括宣传、信息、投资等各种资源在内的综合性创业服务。例如:36氪、创业家等。

针对初创企业最急需解决的资金问题,以资本为核心和纽带,聚集天使投资人、投资机构,依托其平台吸引汇集优质的创业项目,为创业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从而提升创业成功率。

由地产商开发的联合办公空间,类似WeWork模式。例如:SOHO 3Q、优客工场(UrWork)等。

WeWork模式带来的巨大的商机,让众多地产大佬蠢蠢欲动。潘石屹在今年2月初便推出了SOHO 3Q项目,主打“办公室在线短租”。原万科集团副总裁毛大庆离职创办“优客工场”,短短一个月时间,在北京“圈地”逾5万平方米。随后,原SOHO中国副总裁王胜江宣布与洪泰基金练手打造“洪泰创新空间”。绿地、亿达等知名房企开始嫁接“互联网+”因子,企图打造中国版联合办公租赁空间运营商。而在上海,融信绿地在大虹桥的中小企业成长平台,打着WeWork竞争者旗号的MO.ffice也于4月落地。

产业链服务为主,包括产品打磨、产业链上下游机构的合作交流、成立基金进行合投等。例如:创客总部。

提供综合型的创业生态体系,包括金融、培训辅导、招聘、运营、政策申请、法律顾问乃至住宿等一系列服务。例如:创业公社。

具体商业模式来看,众创空间以初创企业、创业者、成熟企业的创业部门等为服务对象,基于自身的核心资源,并且引入的第三方资源,通过线上线下平台来汇聚创业者,为之提供低成本办公环境、软硬件设备,并汇聚投资者、传媒机构等,为创业者提供集约化、一站式配套服务,使创业者可以集中精力专注与产品研发和运营等核心事务,大大改善了过去创业服务资源闲散化的问题。

从横截面角度看,众创空间同时搭建全社会资源的生态产业链。众创空间利用腾讯自身众多平台,整合和配置线上和线下资源,构建了集创业者,媒体、社会资本和人才服务于一身的生态系统。对于创业者来说:通过平台的创业服务聚合,创业者有望以低成本、高效率获取支持服务,相较于独立寻找各类资源的传统创业状态,创业效率可以提升;对于其他机构来说:通过平台的创业者聚合,投资机构、媒介传播机构、云服务商等机构可以获得优质的投资项目,减少项目搜寻成本,形成一套来源保障机制。

具体商业模式来看,众创空间以初创企业、创业者、成熟企业的创业部门等为服务对象,基于自身的核心资源,并且引入的第三方资源,通过线上线下平台来汇聚创业者,为之提供低成本办公环境、软硬件设备,并汇聚投资者、传媒机构等,为创业者提供集约化、一站式配套服务,使创业者可以集中精力专注与产品研发和运营等核心事务,大大改善了过去创业服务资源闲散化的问题。

从横截面角度看,众创空间同时搭建全社会资源的生态产业链。众创空间利用腾讯自身众多平台,整合和配置线上和线下资源,构建了集创业者,媒体、社会资本和人才服务于一身的生态系统。对于创业者来说:通过平台的创业服务聚合,创业者有望以低成本、高效率获取支持服务,相较于独立寻找各类资源的传统创业状态,创业效率可以提升;对于其他机构来说:通过平台的创业者聚合,投资机构、媒介传播机构、云服务商等机构可以获得优质的投资项目,减少项目搜寻成本,形成一套来源保障机制。

从动态时间角度看,创业服务机构提供贯穿整个初创时期的长时期服务。众创空间对创业公司的服务有着时间长,分阶段的特点。在创业的创意形成、产品开发、团队建设、融资、市场推广等各个任务阶段,众创空间提供相应服务,帮助企业解决成长中的各种问题。

当前众创空间建设浪潮正在全国兴起,2016年全国科技工作会议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各地众创空间已经超过2300家,形成了两大类服务,涌现出八大流派,出现了一些影响力较大的品牌。

众创空间需求庞大。据有关部门统计,2014年全年,我国新增注册企业数量达365.1万家,增长45.88%,而进入产业孵化系统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或小微企业为8万余家,约为前者2%,仅是新增注册企业的一个零头。

众创空间具有广泛的政策基础。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出台了支持众创空间建设与发展的政策或关于推动创业创新的实施意见。

在政策的推动下,我国各地出现了大量规模不一的创业服务机构。多数省份已开始了众创空间的备案、认定工作。经过备案、认定后众创空间一般可享受地方的政策扶持。通过科技部门发布的相关数据可以发现,已认定或备案的众创空间数量前十名省份分别是重庆、江苏、广东、山东、上海、浙江、天津、湖北、北京、吉林。

从地区分布看,东部发达省份如上海、江苏、浙江、广东、山东、北京等地众创空间数量较大,前十名中有七个省市来自东部地区。在第十一名至第二十名之间,中西部地区则占据了大部分。

同时,在粗放型发展中,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现象。有媒体报道,部分地方的众创空间,功能并不完善,很多只是充当“房东”甚至“二房东”的角色,缺乏对创业者的配套服务,甚至于有些地方出现了“拉郎配”的现象,众创空间里进驻的并不是创业项目,甚至出现了以众创空间之名,行商业地产之实的情况。行业亟待规范。

众创空间需要为创业者提供全要素服务,但在实际运营中,各家众创空间拥有的资源与能力各不相同,选择的切入点也不一样。目前,除了腾讯众创空间外,极少有机构能够靠自身资源提供产业生态资源分享。实际运营中,往往是众创空间根据自身核心资源与能力情况,为创业者提供某个领域的服务,在并不擅长的其他领域接入其他服务商的服务。

核心资源服务是基于自身核心资源与能力提供的服务,如房地产企业根据商业地产优势推出共享办公服务,媒体机构依托传播能力提供营销推广服务。第三方服务是为完善服务体系引入的第三方服务体系,如媒体型众创空间引入投资机构,共享办公厂商引入投资机构、培训机构等。

核心资源服务是决定众创空间服务能力与发展前景的关键。这往往是厂商切入众创空间服务的关键,决定了一家众创空间的发展基因。在核心服务的基础上,众创空间需要基于自身形成的运营成果与影响力吸引第三方服务。

按照众创空间服务提供商的资源能力属性的不同,众创空间可以分为如下八大流派。

资金困难”,51.97%的创业者选择“市场开拓困难”,38.43%的创业者选择“市场竞争激烈”,36.24%的创业者选择“房租、人力等成本连年上涨”。

9.2.3 相关财务指标(投资利润率、投资利税率、财务内部收益率、财务净现值、投资回收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