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1月,中国羽毛球队正式成立,陈玉娘成为第一批国家羽毛球队队员。在这期间,她夺得了1974年德黑兰亚运会团体和女单的两枚金牌,同年荣获第七届亚运会女单和女子团体金牌。由于长相甜美,陈玉娘被媒体誉为“羽坛小花旦”。

从1960年到1976年,在17年的运动生涯中,陈玉娘在任何赛场上都是无敌的女“金刚”。她学习男子技术动作并加之改变的“快、狠、准”打法,就连男选手也犯怵。“只要站在场上不管对手是什么来头,我都不会考虑让球,把对方‘打死’是我惟一的念头。”很多人不禁惊叹,身材娇小的陈玉娘打起球来竟如此狠。

然而,“无冕之王”的荣誉并没有让陈玉娘高兴起来,“我为羽毛球奉献了自己的一生,没有一丝怨言,因为我由衷地热爱这份事业。但如果要问我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我没有拿到过一枚奥运金牌。”

1977年,陈玉娘在退役后担起了中国羽毛球队教练的重任。“我28岁结婚,一结婚就当了教练,每天早上6时出早操到中午12时;下午3时训练到傍晚6时30分;7时开会,回到家就已是快10时了,整个人已经筋疲力尽。所以直到38岁时,我才决定让儿子来到人世。我的青春,全给了羽毛球。”

“我一般会从各省市亲自挑选队员,先在国家队集训两三个月,有发展前途的就留下来,加以培养。第一批时,我抓了11名队员,基本上都成功了。”陈玉娘先后为国家培养了十几个世界冠军,而且并不是从众多选手中产生的,而是培养一个就成材一个。

获得16枚世界羽毛球大赛女单金牌的韩爱平,8次获得女双世界冠军的关渭贞,还有黄华、唐九红、李玲蔚、尚幅梅、劳玉晶、韩晶娜、吴文静等羽坛明星,直到在北京奥运会上获得女单冠军的张宁,都是经陈玉娘发现、选拔和培养的。

陈玉娘透露,“选队员最根本的一条是看能否吃苦,训练时能否自觉,能做到这点,技术就不成问题;其次才是身体条件。唐九红就曾练到脚趾甲都掉了还不下场地,脱下鞋后能倒出血来。”

由于每次选上来的小队员一般都十三四岁,以前连衣服都不会洗的陈玉娘却要照顾这么多孩子的生活。“一周里有6天,我都是和队员在一起的。星期天,她们来我家里,唱歌、跳舞,随便怎么玩都好。”

陈玉娘有一双慧眼,更有一颗善良的心。“选中一个队员就要为她一辈子负责,因为队员从小跟着你练,到后来出不了成绩,岂不是耽误人家一生?所以我既然带她就一定要出成绩,否则不如不带。”

当教练17年,陈玉娘称印象最深的比赛是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那是奥运会第一次把羽毛球列为正式项目,也是她惟一一次带队参加奥运会。

“我们全部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队员的压力都太大,我自己都很紧张,但是我不能讲,不能暴露出来。而且当时传言很多,说如果拿了金牌,会有奖金,有的说100万,有的说200万,全国都很狂热。像唐九红是湖南的,省里也说要给房子什么的,队员的心就乱了。我一向给学生做工作都很成功,但那次没效果了。我们很早就为奥运会做准备了,对国外的主要对手也做了很多针对性的训练。可是即使你技术高超,面对压力能发挥出几成也很难说。”陈玉娘说,“回国以后,队员们都很沮丧,没有办法,还是要练,因为之后就是汤尤杯,结果打得很好,都憋着气的嘛。”

1979年起,陈玉娘担任中国羽毛球协会副主席。1986年5月3日,国际羽毛球联合会授予陈玉娘“卓越贡献奖”,到目前为止,我国只有她和侯加昌、李玲蔚三人获此殊荣。之后,又将陈玉娘归入国际羽联“名人堂”,以表彰她为羽毛球事业作出的贡献。

如今,虽然已年过花甲,但是陈玉娘依然喜爱运动,“我还是那个陈玉娘,但已经从小姑娘变成了阿嬷——我依然跑在路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